9j5f 3xth yu4y z9t5 n5d5 bjbp m48y emqc vf3u 3v1h
书阁网 > 非职业半仙 > 第82章 可爱多
  此为防盗章,可购买过3o%V章或等待24小时后观看

  方老师看谢灵涯跑了,  犹带笑意地回身。

  今天,  是鹊东学院财务管理专业学生毕业论文答辩的日子,  整个专业就数谢灵涯走得最早,似乎是家里有事和老师打过招呼了。

  方老师虽然不带谢灵涯的论文,但也给他上过课,他刚刚才从隔壁教室过来,这时略带兴趣地随口问道:“说起来好像没听说谢灵涯去哪实习了,  他论文写的怎么样?”

  他们的习惯是把实习和毕业论文结合在一起,让学生在实习期间,选定和实习单位有关的内容为题。虽然不是强制性的,  但大部分学生都会如此。

  谢灵涯的指导老师闻言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把实习报告翻出来,  推到方老师面前,  说道:“论文写得是不错,实习单位……”

  方老师好奇地伸头一看那上头盖的单位公章,顿时凌乱了:“华夏鹊山省杻阳市抱阳观?搞什么鬼,  上道观实习,  这也行??”

  再粗略一看,论文选题果然也是和抱阳观有关的,在众多学生五花八门的选题中独树一帜。

  指导老师挠头道:“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  还想过道观有没有公章呢,  但确实是正儿八经的,  一应俱全,  也能提供岗位。隔壁系有学生实习单位就在校门口的市都行,道观怎么不行了。而且我问了一下,好像他舅舅就是道观的。”

  方老师哭笑不得,“这个谢灵涯啊……肯定是不想工作,随便找个亲戚的单位待着,他不是考研没成功,准备再战吗?”

  “我想也是。”旁边还有学生等着,两人也没多聊,就此结束了话题。

  .

  杻阳市中心医院

  谢灵涯小心翼翼推开病房门,映入眼帘的便是病床上一个头花白、形容枯槁的小老头,他当时就倒吸一口冷气,几步冲到病床前,“舅舅?”

  这个小老头就是谢灵涯的舅舅王羽集,十四岁出家做了道士,现在是抱阳观的观主也是唯一的成员,自己领导自己过十年了。

  几个月前谢灵涯才找王羽集帮忙,盖个实习章,没想到再见时王羽集好像老了几十岁一般,令谢灵涯惊骇之极,“您这是怎么了?”

  王羽集看到谢灵涯后,露出一点安心的神情,费力地弯腰去摸什么东西。谢灵涯赶紧帮他拿,在床底摸到一个木匣子,拿起来一看还挺眼熟。要是他没记错,这里面装的应该是王羽集几乎不怎么离身的一柄木剑,是他们道观传下来的古董级法器,三宝剑。

  “小涯,舅舅大限将至了。”王羽集开口第一句话,就把谢灵涯吓得更加惨了,他说话没什么气力,按着谢灵涯示意他听自己讲。

  “三宝剑你拿着,遗嘱我早就立过了,我去了,抱阳观就转到你名下。你现在学业有成,没什么可担心的,我只挂念一件事,我还没来得及收个弟子,继承道统,你日后闲暇时帮我看看,能不能找个徒弟吧……估计也难。”王羽集自嘲一笑,“前半生心高气傲,后半生走得早,辜负师长了,连个徒弟也没有,希望不会死不瞑目。”

  谢灵涯母亲去得早,小时候父亲忙,他就经常跟着舅舅混饭,感情非常好,看到舅舅的样子,眼泪都掉下来了:“舅舅,你别吓我啊,走什么走。说得那么惨,你要缺徒弟收我吧,我现在就给你磕头,你不是说我是做神仙的料吗?”

  王羽集又好笑又心酸,微笑着骂道:“混小子,就你还想做神仙呢,你那骨头怕是长错了。我收了你做徒弟,我师父不会把我怎么样,你妈在下面要把我掐活了。”

  谢灵涯从小学起就知道舅舅从事的职业,和老师讲的科学不一样,属于《走近科学》也强行解释不了的那部分。但是向来料事如神的舅舅说起自己的死期,让他很惊恐。

  谢灵涯勉强一笑,问道:“舅舅,医生检查结果怎么样啊?我把我爸叫来吧,咱们转院,我爸好像认识一院的医生。”

  王羽集摇了摇头,“我这是寿数尽了,咱们爷俩抓紧时间多说几句话就是了。”

  谢灵涯不敢相信地道:“可是,怎么会突然……上次我看到你的时候,还好好的。”

  “去处理了一些事,道行不够,就这样啦。”王羽集轻声说道,忽然有了些精神,还有力气去拍谢灵涯的肩膀,“剑拿好啊,我那没蒙面的徒弟以后要是有幸拜入我门下,你就传给他,那些笔记本都在老地方,你知道的。”

  “小涯,你还记不记得,你高一的时候混,半夜和同学一起跳墙,偷了我的三宝剑去他家驱邪。那时候我其实就有点后悔,跟你爸妈说不会收你为徒了,入星骨真的和传说里一样天资绝佳啊。我一点都没教过你,一点都没有,你单是偷看几眼,就能使三宝剑了。”

  “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你就突然转性,开始用功读书了,成绩一下变好,还考上了大学。也不错,你妈以前就说,孩子要多读点书。”

  “我小时候,也是从偷看我师父做事开始的,但是我们那时候不如你……”

  ……

  王羽集说起旧事,愈有精神,脸上甚至透出了几分红润,反倒衬得谢灵涯的脸色越来越白了。

  回光返照在谢灵涯脑海中出现,他伸手就按了护士铃,又起身道:“舅舅,我去叫医生。你放心,回头我真去你们道观上班,咱收他几十个徒弟,住不下就扩建……”

  王羽集却死死拖着谢灵涯的手,这一瞬间迸的气力令他都脱身不得,“小涯,你告诉他,三宝修的不是剑,是心。”

  这个“他”,指的只能是王羽集那个还不知在何方的徒弟。

  谢灵涯嚎啕大哭,应道:“我会的!”

  .

  .

  杻阳市的金桂步行街整体建筑风格十分统一,从街头到街尾,不管是服装店、工艺品店还是餐馆,清一色灰蓝的外墙,红棕色的招牌,檐角尖尖,都是极不走心的仿古样式。

  金桂步行街旁边是黎明广场,两者相接之处,有个不大不小的门脸,与步行街风格一般,相同样式的招牌上有三个大字:抱阳观。

  其实如果站远一点仔细看,就会现除了外墙是仿古的,里头隐隐露出来的建筑屋顶很有年代气息,但正因为它与周遭一样的仿古外门,导致虽然经过这里去逛街的人很多,却对它提不起半点兴致。

  几个月来,抱阳观都是大门紧闭,直到现在,谢灵涯和父亲一起开锁进门。他们刚刚办完王羽集的丧事,按照王羽集生前的意愿,非常简单。

  抱阳观里头比从外头看大多了,主要是因为门口有块地方租给别人,改了个小小的报刊店,门脸看上去便窄小多了,实际上东西宽得有十五米以上,而且再往里头还能更宽一些。

  与不古不今的外门不同,抱阳观内里很有些历史感,地面都是青石板砖铺成,一进来便宛如遁入另一个世界。

  现在,这个地方的产权所有人已经是谢灵涯了。也很久没来这里了,正在四下打量。

  谢父把谢灵涯的行李放好,也只有谢灵涯的行李而已,他工作在县城,请假过来的,还得回去上班,他问道:“决定好了?”

  谢灵涯看了父亲两眼,说道:“爸,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出家的,我还想考研呢。就住这儿方便帮我舅完成心愿。”

  谢父嘴角抽了两下,难免有点心虚,“……我只是怕你难办,你舅这儿香火冷清,不好招人。”

  谢灵涯道:“那倒是,现在招和尚道士都是明码标价算底薪提成的,我努力吧。”

  ……

  送走谢父后,谢灵涯收拾了一下王羽集的房间,又把三宝剑放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看到它,谢灵涯就想起舅舅的一言一语,心底难过得很。

  王羽集提到的笔记,谢灵涯也整理了一下,这些是王羽集师门几代留下来的,日后王羽集那未曾谋面的徒弟要入门学习,就靠这些了。

  王羽集临终前也说到,谢灵涯可以看——再说不看他也没法帮王羽集找徒弟。

  笔记很多,而且那么多前人,所学甚杂,好在王羽集誊抄时还梳理标注过。

  谢灵涯随手翻到讲相术的某一章,第一句便是:“偃骨在胸者,名入星骨。”

  这熟悉感令谢灵涯微微出神。

  上一次听到“偃骨”这两个字,是谢灵涯高一作死那次,王羽集不小心说了出来,让谢灵涯知道自己胸有偃骨。

  什么是偃骨?

  偃骨在胸者,名入星骨。偃骨,又叫入星骨。这么说吧,在道教的理论里,长了这根入星骨的,就是名字上了仙册,有仙缘之人!

  这么说可能太虚无缥缈,但往前几百上千年,凡是有记载长了入星骨的,无一不是道门中开宗立派,带飞全门的牛人。

  王羽集当时也是太感慨了,他说:“我师父和我说过,世人有修道一辈子,困于门外者;有打坐数十年悟道者;更有十六步功夫成仙者!

  “愈是入门,就愈是讲究天赋,小涯有这样的天赋,难怪无师自通!”

  “通什么通,一个英文他都念不通!”谢父一边骂一边一巴掌拍在听了王羽集的话后洋洋得意的谢灵涯脑后勺上。

  自然,这是新时代了,修道不如考大学。

  谢灵涯飘飘如仙一段时间后,遇到一些事,一头扑进学海中去了,再没偷看他舅舅搞迷信活动。

  谢灵涯以前成绩烂得掉渣,不过浪子回头金不换,拼命学了一年,考上了本地的二本。

  而且谢灵涯还学出了滋味一般,上了大学也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久久不能自拔,别提想什么入星骨啊、道术了。

  ……

  谢灵涯回过神来,有点唏嘘,他捏着笔记暗道:舅舅,你放心吧,像我这么牛逼的根骨可能世间罕有,但我一定帮你招聘一个尽量接近的观主!

  王羽集的弟子作为他的衣钵传人,肯定要做观主,这和谢灵涯产权所有人的身份其实并不冲突。而且谢灵涯想过,如果对方确实可靠,那么他会把所有权转过去的。

  不过父亲说的也对,抱阳观香火冷清,估计比较难招人。

  谢灵涯看过帐,抱阳观的收支非常简单,从前舅舅偶然还有一些别的收入,固定收入则只有报刊亭的租金,再刨去水电香烛吃喝等费用,余下来的很少。

  观里多处需要修缮,都一直搁置,也是因为资金有限。

  谢灵涯收好道观的公章,心想也不知有什么法子能广开财源……

  虽然有点黑线,但贺樽一想,这个倒确实比让人来烧香容易,决定回去换个方式推荐。

  ……

  因为道观里生活比较拮据,谢灵涯从大学起就不问家里要钱了,现在就更不可能让他爸补贴生活费。之前更惨,现在能经常吃肉还是卖瓜子增加了收入。

  谢灵涯想想,索性把后院那块土利用上了,种点蔬菜,能省一点是一点,贺叔叔那些钱省的他还要存起来呢。

  以前这地还没荒的时候,就是王羽集在照料着,有瓜有菜的,谢灵涯帮着干过活,多少知道一些。

  前院没事的时候,谢灵涯就在后头种田,安慰自己艰苦朴素才是好作风。

  忙到一半呢,有个阿姨过来喊他:“小谢,小谢快来,你同事来了。”

  我同事?我哪有同事啊?

  谢灵涯莫名其妙,他正在浇水呢,放下水壶擦擦手,出去一看,前院站着个身穿道袍的道士,三十多岁吧,嘴上两撇小胡子,下巴上还有几缕胡须,稀稀疏疏,头在头顶扎成一个髻,手里提个包。

  小胡子道士看谢灵涯跟着阿姨出来,走到自己面前,还没回神,疑惑地道:“您好,我想找这里的观主。”

  “观内暂时没有观主,道长你有什么事和我说就行了。”谢灵涯上下打量了一下这道士,总觉得他那胡子怪猥琐的。

  小胡子道士忙说道:“打扰了,我是想在这里挂单。”

  只要是道士,到了外地就可以住在当地道观里,这就叫挂单。规矩从古到今不同,现代社会一般是取得道士证的正规道士,能够凭证在其他道观免费吃住三天,再往下住,就要给道观交钱了。

  谢灵涯也知道这规矩,只是第一次遇到而已,后院也有多余的房间,只是没收拾而已,他很客气地道:“那道长先和我来放行李吧,我收拾个房间出来。”

  “谢谢,谢谢这位小哥了。”小胡子道士感谢了一番。

  谢灵涯边走边随口问道:“我没别的意思啊,不过在我们本地,太和观出名多了,您怎么没去太和观挂单呢?”

  不止是出名一些,去了那里住宿环境肯定也更好啊。

  小胡子道士支支吾吾地道:“这个……太和观太偏了……”

  谢灵涯心生疑窦,又多看了小胡子道士两眼,忽然站住道:“有没有搞错,我们道观条件这么差,你还骗吃骗喝?”

  他把小胡子道士的衣服撩起来,下摆内侧分明有几个模糊的字,可辨清是“龙湖景区”,走动时若隐若现。

  ——龙湖景区是杻阳市一个旅游景点,里面没有道观,只有个仿古的坊市,里头工作人员都穿着古装,也有书生、乞丐、算命先生等演员在街头增加真实感。

  谢灵涯之前就觉得他衣料好像很差,现在一想……演出服当然质量差啦!

  “没有没有,你误会了!”小胡子道士不知道该先按自己的衣摆,还是先去掏自己的证件,“我是真道士,我只是在那里上过班而已!”

  谢灵涯:“???”

  什么鬼,真道士你在龙湖景区上班?

  谢灵涯狐疑地检查了一遍小胡子道士的道士证,结果居然是真的,“什么情况啊,你又不是个演员。”

  小胡子道士垂头丧气地道:“可是我穷啊。”

  谢灵涯:“……”

  谢灵涯:“真的假的,你能穷到哪儿去?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小胡子道士抬起头,说了一个很悲伤的故事。

  他本名叫张道霆,和传说中的天师道创始人张道陵只差一个字,但是命运却是天差地别。

  他无父无母,十八岁那年出家,还不到一年道观香火越来越少,饭都吃不上,他被友好请出去了,各找出路。

  也是万万没想到,在道观都能被裁员。

  接下来八年,小胡子去了很多地方,可但凡他正式就职的道观,通常都因为各种原因衰败了,饭都吃不上。

  去年小胡子就流落到了杻阳,这次他没有去道观,而是干脆跑到风景区上班。因为他比那些演员有个优势,能背些道家咒语经典,顺利应聘上了。每天坐在风景区,和游客拍拍照就行,单位包吃包住的。

  不过好景不长,前些天他因为上班时间睡觉,被游客投诉,恰逢大领导视察,就给开除了。

  小胡子其实已经去过太和观了,在那里挂单三天,还赖了一天,因为没钱交食宿费,又出来了,然后就看到了抱阳观。

  谢灵涯听完了这个倒霉的故事,一脸不可思议:“你十八岁出家,混了八年,所以你现在只有二十六??”

  可是长得像三十六啊!

  小胡子:“…………”

  小胡子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尴尬地道:“这是景区要求的……不是,你关注点错了吧?”

  谢灵涯讪讪道:“你这么会那么倒霉?”

  “我也想知道啊,我师父跟我说,我的命太衰了,说不定父母也是被我克到扔了我。”小胡子说道,“那个,小哥,我就在这儿住几天行吗?我会去另找工作的。”

  谢灵涯好奇地道:“另找工作,你不打算去道观了吗?”

  小胡子:“我还是不要害人了吧……”

  谢灵涯一想他的遭遇,也是够衰的,又觉得有点不对,“等等,你们单位包吃包住,那你一点钱都没存下来吗?连单费都交不起?”

  住在道观里,已经比住在酒店或者租房子要便宜了。

  “哦……”小胡子挠头道,“我工资基本都捐给福利院了,我自己就是从小无父无母,知道有多难。”

  谢灵涯一愣。

  他仔细一看小胡子,现这人的胡子虽然猥琐,但是眼眸中正,鼻挺而直,眉尾也向下,是诚恳可靠的面相。

  小胡子转头道:“你们还种了菜啊,哎,我帮你浇水吧。”

  谢灵涯神情复杂地看着他,“胡道长,其实我们道观现在一个道士也没有,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留下来。”

  小胡子:“……我姓张。”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非职业半仙》的书友还喜欢